【心路——我的援青故事】对饮一杯青稞酒_孤岛野犬

star-433

2019-07-06

陆昊是陆定一的儿子【心路——我的援青故事】对饮一杯青稞酒_雪弗莱赛欧

英特英语

解放军艺术学院

【心路——我的援青故事】对饮一杯青稞酒_孤岛野犬

告别2016年,新的一年在期盼中如约而至。

曾在懵懂、踌躇,抑或是期待、兴奋中挥手告别42个春秋,有些许记忆,但似乎并无刻骨铭心的桥段,因此,往昔的岁月,也就随时间流逝而去,如烟花浮云。

2016年,注定是我该永远铭记的一年。这一年,我和21位干部一起,带着上海人民的友情,来到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开始为期三年的援青工作。

果洛,地处闻名遐迩的三江源头腹地,母亲河黄河的发源地,她的美,深深地震撼着我。

我一直认为,美的地方一定是有故事的,美的地方也一定是寂寞的。

初上高原,对于长期生活在上海,基本处于零海拔环境的人来说,对身体的挑战是不言而喻的。

更挑战人的是,离开了家人和朋友,离开了熟悉的工作和生活环境,初来完全陌生的青藏高原,最初的孤独和寂寞那么地让人刻骨铭心。

在果洛,我发现,很多与我同龄或年龄比我略小的同事,看上去都比我苍老了很多。

他们由于长期处在高寒缺氧的环境里,大多患有多种疾病,所以,这些同事其实每天都需要忍耐着身体不同部位带来的疼痛。

然而,他们却在这里坚持了十几年,甚至几十年,而且未来还将继续坚持。

所以,一到这里,是他们给我坚持下去的力量。

他们除了承受身体的不适,有的还得承受思念之苦。

为了让孩子能接受到好的教育,大部分人把孩子送到西宁、成都等外地去求学。

“孩子寄养在亲戚朋友那里,我已经大半年没有看到自己的娃了,应该长高不少了……一直不在身边,不知道现在学习怎么样……”再坚强的汉子,当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,他们都是神情黯然,眼里溢满了思念的泪水。

除了孩子还有家里的老人,果洛地区医疗条件差,常年在高原待过的老人年龄大了以后,身体就会出现各种病痛,他们不得不把老人送到海拔低的地方去,有的让亲戚照看,有的花钱雇人照看。

“我母亲中风卧床,我哥哥也在州里工作,没办法,只好送到西宁雇人照看,但总是不放心啊……”对他们而言,其实即使是去看望一下,也是一种奢侈,从高原的县城到省城西宁,连续行车9个小时,一部分还是盘山的砂石路。

……这里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,但我们知道的却很少很少,三年对于我们只是转瞬即逝,而对于他们,却是一辈子里的一小部分。

三年对于我们,不仅仅是在这个美丽但又高峻寒冷的地方接受了磨砺,接受了人生的一次洗礼。

三年里,涤荡我们心灵的不仅是高原的云、高原的鹰、高原的雪山和湖泊,更是高原一个个触动我们内心的故事。

对于这里,从原来的向往到真正踏上这片高天厚土,心里产生的是更加浓厚、更加真切的敬意。

新年伊始,无论你在哪里,我们对饮一杯青稞酒,祝福这片土地,祝福这片土地上坚守的人们,扎西德勒!沈元雄,上海市第三批援青干部,现任青海省果洛州久治县委常委、副县长(援青)。

(责编:王红玉、杨阳)。